首页 > 文学> 国学> 史部> 魏书>

魏书:列传·卷七十七

时间: 10-18     手机版

  于洛侯 胡泥 李洪之 高遵张赦提 羊祉 崔暹 郦道元 谷楷

  淳风既丧,奸黠萌生;法令滋章,弄禁多设。为吏罕仁恕之诚,当官以威猛为 济。魏氏以戎马定王业,武功平海内,治任刑罚,肃厉为本,猛酷之伦,所以列之 今史。

  于洛侯,代人也。以劳旧为秦州刺史,而贪酷安忍。州人富炽夺民吕胜胫缠一 具,洛侯辄鞭富炽一百,截其右腕。百姓王陇客刺杀民王羌奴、王愈二人,依律罪 死而已,洛侯生拔陇客舌,刺其本,并刺胸腹二十余疮。陇客不堪苦痛,随刀战动。 乃立四柱磔其手足,命将绝,始斩其首,支解四体,分悬道路。见之者无不伤楚, 阖州惊震,人怀怨愤。百姓王元寿等一时反叛。有司纠劾。高祖诏使者于州刑人处 宣告兵民,然后斩洛侯以谢百姓。

  胡泥,代人也。历官至司卫监,赐爵永城侯。泥率勒禁中,不惮豪贵。殿中尚 书叔孙侯头应内直而阙于一时,泥以法绳之。侯头恃宠,遂与口诤。高祖闻而嘉焉, 赐泥衣服一袭。出为幽州刺史,假范阳公。以此平阳尼硕学,遂表荐之。迁平东将 军、定州刺史。以暴虐,刑罚酷滥,受纳货贿,征还戮之。将就法也,高祖临太华 殿引见,遣侍臣宣诏责之,遂就家赐自尽。

  李洪之,本名文通,恆农人。少为沙门,晚乃还俗。真君中,为狄道护军,赐 爵安阳男。会永昌王仁随世祖南征,得元后姊妹二人。洪之以宗人潜相饷遗,结为 兄弟,遂便如亲。颇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改名洪之。及仁坐事诛,元后入宫, 得幸于高宗,生显祖。元后临崩,昭太后问其亲,因言洪之为兄。与相诀经日,具 条列南方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遂号为显祖亲舅。太安中,珍之等兄弟至都, 与洪之相见,叙元后平生故事,计长幼为昆季。

  以外戚为河内太守,进爵任城侯,威仪一同刺史。河内北连上党,南接武牢, 地险人悍,数为劫害,长吏不能禁。洪之至郡,严设科防,募斩贼者便加重赏,劝 农务本,盗贼止息。诛锄奸党,过为酷虐。

  后为怀州刺史,封汲郡公,征拜内都大官。河西羌胡领部落反叛,显祖亲征, 命洪之与侍中、东郡王陆定总统诸军。舆驾至并州,诏洪之为河西都将讨山胡。皆 保险拒战。洪之筑垒于石楼南白鸡原以对之。诸将悉欲进攻,洪之乃开以大信,听 其复业,胡人遂降。显祖嘉之,迁拜尚书外都大官。

  后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秦益二州刺史。至治,设禁奸之制,有带刃行者,罪 与劫同,轻重品格,各有条章。于是大飨州中豪杰长老,示之法制。乃夜密遣骑分 部覆诸要路,有犯禁者,辄捉送州,宣告斩决。其中枉见杀害者百数。赤葩渴郎羌 深居山谷,虽相羁縻,王人罕到。洪之芟山为道,广十余步,示以军行之势,乃兴 军临其境。山人惊骇。洪之将数十骑至其里闾,抚其妻子,问所疾苦,因资遗之。 众羌喜悦,求编课调,所入十倍于常。洪之善御戎夷,颇有威惠,而刻害之声闻于 朝野。

  初,洪之微时,妻张氏助洪之经营资产,自贫至贵,多所补益,有男女几十人。 洪之后得刘氏,刘芳从妹。洪之钦重,而疏薄张氏,为两宅别居,偏厚刘室。由是 二妻妒竞,互相讼诅,两宅母子,往来如仇。及莅西州,以刘自随。

  洪之素非廉清,每多受纳。时高祖始建禄制,法禁严峻,司察所闻,无不穷纠。 遂锁洪之赴京。高祖临大华,庭集群官,有司奏洪之受赃狼藉,又以酷暴。高祖亲 临数之,以其大臣,听在家自裁。洪之志性慷慨,多所堪忍,疹疾灸疗,艾炷围将 二寸,首足十余处,一时俱下,而言笑自若,接宾不辍。及临自尽,沐浴换衣。防 卒扶持,将出却入,遍绕家庭,如是再三,泣叹良久,乃卧而引药。

  始洪之托为元后兄,公私自同外戚。至此罪后,高祖乃稍对百官辨其诬假,而 诸李犹善相视,恩纪如亲。洪之始见元后,计年为兄。及珍之等至,洪之以元后素 定长幼,其呼拜坐皆如家人。暮年数延携之宴饮,醉酣之后,携之时或言及本末, 洪之则起而加敬,笑语自若。富贵赫弈,当舅戚之家,遂弃宗专附珍之等。等颇存 振本属,而犹不显然。刘氏四子,长子神自有传。

  高遵,字世礼,勃海蓚人。父济,沧水太守。遵贱出,兄矫等常欺侮之。及父 亡,不令在丧位。遵遂驰赴平城,归从祖兄中书令允。允乃为遵父举哀,以遵为丧 主,京邑无不吊集,朝贵咸识之。徐归奔赴。免丧,允为营宦路,得补乐浪王侍郎, 遵感成益之恩,事允如诸父。

  涉历文史,颇有笔札,进中书侍郎。诣长安,刊《燕宣王庙碑》,进爵安昌子。 及新制衣冠,高祖恭荐宗庙,遵形貌庄洁,音气雄畅,常兼太祝令,跪赞礼事,为 俯仰之节,粗合仪矩。由是高祖识待之。后与游明根、高闾、李冲入议律令,亲对 御坐,时有陈奏。以积年之劳,赐粟帛牛马。出为立忠将军、齐州刺史。建节历本 州,宗乡改观,而矫等弥妒毁之。

  遵性不廉清,在中书时,每假归山东,必借备骡马,将从百余。屯逼民家求丝 缣,不满意则诟骂不去,强相征求。旬月之间,缣布千数。邦邑苦之。遵既临州, 本意未弭,选召僚吏,多所取纳。又其妻明氏家在齐州,母弟舅甥共相凭属,争求 货利,严暴非理,杀害甚多。贪酷之响,帝颇闻之。及车驾幸邺,遵自州来朝,会 有赦宥。遵临还州,请辞,帝于行宫,引见诮让之。遵自陈无负,帝厉声曰:“若 无迁都赦,必无高遵矣!又卿非惟贪婪,又虐于刑法,谓何如济阴王,犹不免于法。 卿何人,而为此行!自今宜自谨约。”还州,仍不悛革。齐州入孟僧振至洛讼遵。 诏廷尉少卿刘述穷鞫,皆如所诉。先是,沙门道登过遵,遵以道登荷宠于高祖,多 奉以货,深托仗之。道登屡因言次申启救遵,帝不省纳,遂诏述赐遵死。时遵子元 荣诣洛论冤,犹恃道登,不时还赴。道登知事决,方乃遣之。遵恨其妻,不与诀, 别处沐浴,引椒而死。

  元荣,学尚有文才,长于几案。位兼尚书右丞,为西道行台,至高平镇,遇城 翻被害。

  遵弟次文,虽无位官而赀产巨万。遵每责其财,又结憾于遵,吉凶不相往反。 时论责之。

  张赦提,中山安喜人也。性雄武,有规画。初为虎贲中郎。时京畿盗魁自称豹 子、虎子,并善弓马,遂领逃连及诸畜牧者,各为部帅,于灵丘、雁门间聚为劫害。 至乃斩人首,射其口,刺人脐,引肠绕树而共射之,以为戏笑。其为暴酷如此。军 骑掩扌素,久弗能获,行者患焉。赦提设防遏追穷之计,宰司善之,以赦提为逐贼 军将。乃求骁勇追之,未几而获虎子、豹子及其党与。尽送京师,斩于阙下,自是 清静。其灵丘罗思祖宗门豪溢,家处隘险,多止亡命,与之为劫。显祖怒之,孥戮 其家。而思祖家党,相率寇盗。赦提应募求捕逐,乃以赦提为游徼军将,前后禽获, 杀之略尽。因而滥有屠害,尤为忍酷。既资前称,又藉此功,除冠军将军、幽州刺 史,假安喜侯。

  赦提克己厉约,遂有清称。后颇纵妻段氏,多有受纳,令僧尼因事通请,贪虐 流闻。中散李真香出使幽州,采访牧守政绩。真香验案其罪,赦提惧死欲逃。其妻 姑为太尉、东阳王丕妻,恃丕亲贵,自许诣丕申诉求助,谓赦提曰:“当为诉理, 幸得申雪,愿且宽忧,不为异计。”赦提以此差自解慰。段乃陈列真香昔尝因假而 过幽州,知赦提有好牛,从索不果。今台使心协前事,故威逼部下,拷楚过极,横 以无辜,证成诬罪。执事恐有不尽,使驾部令赵秦州重往究讯。事伏如前,处赦提 大辟。高祖诏赐死于第。将就尽,召妻而责之曰:“贪浊秽吾者卿也,又安吾而不 得免祸,九泉之下当为仇雠矣。”

  又有华山太守赵霸,酷暴非理。大使崔光奏霸云:“不遵宪度,威虐任情,至 乃手击吏人,僚属奔走。不可以君人字下,纳之轨物,辄禁止在州。”诏免所居官。

  羊祉,字灵祐,太山钜平人,晋太仆卿琇之六世孙也。父规之,宋任城令。世 祖南讨至邹山,规之与鲁郡太守崔邪利及其属县徐通、爱猛之等俱降,赐爵钜平子, 拜雁门太守。

  祉性刚愎,好刑名,为司空令辅国长史,袭爵钜平子。侵盗公资,私营居宅, 有司案之抵死,高祖特恕还徙。后还。景明初,为将作都将,加左军将军。四年, 持节为梁州军司,讨叛氐。正始二年,王师伐蜀,以祉假节、龙骧将军、益州刺史, 出剑阁而还。又以本将军为秦梁二州刺史,加征虏将军。天性酷忍,又不清洁。坐 掠入为奴婢,为御史中尉王显所弹免。高肇南征,祉复被起为光禄大夫、假平南将 军,持节领步骑三万先驱趣涪。未至,世宗崩,班师。夜中引军,山有二径,军人 迷而失路。祉便斩队副杨明达,枭首路侧。为中尉元昭所劾,会赦免。后加平北将 军,未拜而卒。赠安东将军、兖州刺史。

  太常少卿元端、博士刘台龙议谥曰:“祉志存埋轮,不避强御。及赞戎律,熊 武斯裁,仗节抚籓,边夷识德,化沾殊类,襁负怀仁。谨依谥法,布德行刚曰‘景’, 宜谥为景。”侍中侯刚、给事黄门侍郎元纂等驳曰:“臣闻惟名与器,弗可妄假, 定谥准行,必当其迹。案祉志性急酷,所在过威,布德罕闻,暴声屡发。而礼官虚 述,谥之为‘景’,非直失于一人,实毁朝则。衣还付外准行,更量虚实。”灵太 后令曰:“依驳更议。”元端、台龙上言:“窃惟谥者行之迹,状者迹之称。然尚 书铨衡是司,厘品庶物,若状与迹乖,应抑而不受,录其实状,然后下寺,依谥法 准状科上。岂有舍其行迹,外有所求,去状去称,将何所准?橙祉以母老辞籓,乃 降手诏云:‘卿绥抚有年,声实兼着,安边宁境,实称朝望。’及其殁也,又加显 赠,言祉诚着累朝,效彰内外,作牧岷区,字萌之绩骤闻。诏册褒美,无替伦望。 然君子使人器之义,无求备德。有数德优劣不同,刚而能克,亦为德焉。谨依谥法, 布德行刚曰‘景’,谓前议为允。”司徒右长史张烈、主簿李易刺称:“案祉历 宦累朝,当官之称。季捍西南,边隅靖遏。准行易名,奖诫攸在。窃谓无亏体例。” 尚书李韶又述奏以府寺为允,灵太后可其奏。

  祉自当官,不惮强御,朝廷以为刚断,时有检覆,每令出使。好慕名利,颇为 深文,所经之处,人号天狗下。及出将临州,并无恩润,兵民患其严虐焉。

  崔暹,字元钦,本云清河东武城人也。世家子荥阳、颍川之间。性猛酷,少仁 恕,奸猾好利,能事势家。初以秀才累迁南兖州刺史,盗用官瓦,盗用官瓦,赃污 狼藉,为御史中尉李平所纠,免官。后行豫州事,寻即真。坐遣子析户,分隶三县, 广占田宅,藏匿官奴,障吝陂苇,侵盗公私,为御史中尉王显所弹,免官。后累迁 平北将军、瀛州刺史。贪暴安忍,民庶患之。尝出猎州北,单骑至于民村。井有汲 水妇人,暹令饮马,因问曰:“崔瀛州何如?”妇人不知其暹也,答曰:“百姓何 罪,得如此癞儿刺史!”暹默然而去。以不称职被解还京。武川镇反,诏暹为都督, 隶大都督李同崇讨之。违崇节度,为贼所败,单骑潜还。禁于廷尉。以女妓园田货 元义,获免。建义初遇害于河阴。赠司徒公、冀州刺史,追封武津县公。

  子瓒,字绍珍。位兼尚书左丞,卒。瓒妻,庄帝妹也,后封襄城长公主,故特 赠瓒冀州刺史。子茂,字祖昂,袭祖爵。

  郦道元,字善长,范阳人也。青州刺史范之子。太和中,为尚书主客郎。御史 中尉李彪以道元秉法清勤,引为治书侍御史。累迁辅国将军、东荆州刺史。威猛为 治,蛮民诣阙讼其刻峻,坐免官。久之,行河南尹,寻即真。肃宗以沃野、怀朔、 薄骨律、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御夷诸镇并改为州,其郡县戍名令准古城邑。 诏道元持节兼黄门侍郎,与都督李崇筹宜置立,裁减去留,储兵积粟,以为边备。 未几,除安南将军、御史中尉。

  道元素有严猛之称。司州牧、汝南王悦嬖近左右丘念,常与卧起。及选州官, 多由于念。念匿于悦第,时还其家,道元收念付狱。悦启灵太后请全之,敕赦之。 道元遂尽其命,因以劾悦。是时雍州刺史萧宝夤反状稍露,悦等讽朝廷遣为关右大 使,遂为宝夤所害,死于阴盘驿亭。

  道元好学,历览奇书。撰注《水经》四十卷、《本志》十三篇,又为《七聘》 及诸文,皆行于世。然兄弟不能笃穆,又多嫌忌,时论薄之。

  谷楷,昌黎人,濮阳公浑曾孙。稍迁奉车都尉。时沙门法庆反于冀州,虽大军 讨破,而妖帅尚未枭除。诏楷诣冀州追捕,皆擒获之。楷眇一目而性甚严忍,前后 奉使皆以酷暴为名。时人号曰“瞎虎”。寻为城门校尉,卒。

  史臣曰:士之立名,其途不一,或以循良进,或以严酷显。故宽猛相资,德刑 互设,然不严而化,君子所先。于洛侯等为恶不同,同归于酷。肆其毒螫,多行残 忍。贱人肌肤,同诸木石;轻人性命,甚于刍狗。长恶不悛,鲜有不及。故或身婴 罪戮,或忧恚值陨,异途皆毙,各其宜焉。凡百君子,以为有天道矣。

关键词:魏书,列传

解释翻译

  郦道元,字善长,范阳人。青州刺史郦范之子。太和年间,任尚书主客郎。御史中尉李彪因郦道元秉公执法,清廉勤勉,推荐他为治书侍御史。历任辅国将军、东荆州刺史。郦道元为政严厉威猛,当地的人向朝廷控告他苛刻严峻,以致定罪而免去官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郦道元代理河南尹,不久转为正式职务。肃宗把沃野、怀朔、薄骨律、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御夷各镇一齐改为州,它们的县郡边地城镇令都以古城邑之名为准。朝廷诏令任郦道元为持节兼黄门侍郎,与都督李崇一道筹办各州郡县设置的具体事宜,裁减人员并确定其去留,储备兵器广积粮草,以充实边防军备。没过多久,郦道元升任安南将军、御史中尉。

  郦道元素有严厉威猛之称。司州牧、汝南王元悦宠爱他的侍官丘念,经常同他一道寝卧。到了选任州官的时候,大多按照丘念的意思行事。丘念隐匿在汝南王元悦的府第,有一次当他回到自己家中时,郦道元就将他逮捕收监。汝南王元悦奏请灵太后要求保全丘念,于是朝廷下令把他赦免了。郦道元尽忠职守,向朝廷弹劾元悦。那时,雍州刺史萧宝夤已显露出反叛朝廷的苗头,汝南王元悦等人借故劝说朝廷,派郦道元任关右大使,于是,郦道元就被萧宝夤抓住,在阴盘驿亭遇害。

  郦道元一生好学,博览各种奇书。他为《水经》作注,撰成《水经注》共四十卷、《本志》十三篇,又写成《七聘》及其他文章,都流行于世。然而他与兄弟之间不能和睦相处,又喜欢怀疑猜忌,因而当时的舆论都轻视他。

 

【更多相关内容】

1、魏书:列传·卷四十七

2、魏书:列传·卷七十二

3、魏书:列传·卷六十三

4、魏书:帝纪·卷三

5、魏书:帝纪·卷六

6、魏书:列传·卷五十六

7、魏书:列传·卷七

8、魏书:列传·卷六十六

9、魏书:列传·卷二十五

10、魏书:列传·卷四十九

1 2